疫情心理谘詢呈現上升趨勢

2020-02-23 22:08:10  阅读 882135 次 评论 0 条

自身有咳嗽頭疼等輕微症狀便陷入“是否被傳染”的情緒中疫情心理谘詢呈現上升趨勢

北¶回龍觀醫院副主任醫師、北¶心理危機研究與幻ؠ中心副主任紅介紹,心理危機幻ؠ熱線近日接聽量很大,雖然無法及時精確統計出有關疫情谘詢的案例敷Ň,但從值班人員的反饋來看,這斻的谘詢呈現上升趨勢。

對疫情形勢表示出焦慮和擔憂

梁紅主任介紹,在來電的谘詢者中,有的是明顯對目前的疫情形勢表示出了焦慮、擔憂甚至恐慌,還有的則因為自身有咳嗽、頭疼等輕微症狀,便陷入到“是否被傳染”的情緒中去。針對前者,接線員會給予一定的心理疏導,而針對後者,若判斷對方身體可能確實存在一些症狀,他們在心理疏導的基礎上也會建議對方去醫院就診檢查,並告知他們一些就診的途徑和防疫的方法。

據了解,國內知名線上心理谘詢平台“簡單心理”於1月26日晚在原來心理援助熱線的基礎上,開通了針對疫情的“守護專線”心理支持熱線,為疫情下的人們提供心理幫助,提供情緒的疏導、焦慮抑鬱的言語化服務。

北青報記者從“簡單心理”了解到,兩天來,該熱線每天接電量達到300個。來電者既有在武的患者家屬、被隔離者、一線醫護人員及家屬,也有全國各地居家防護的普通市民,還有無法回家的武籍群眾,每個人臨的情況不盡相同。

針對心理谘詢的需求,“簡單心理”線上展開招募心理谘詢師誌願者參與“守護專線”的心理支持,並對接線員進行了有關緩解疫情帶來情緒困擾的培訓。熱線可以為來訪者提供傾聽、放鬆、穩定情緒、澄清問題和整理壓力等服務,並告知其一些可供求助的渠道和方法。

導致不要因為焦慮而焦慮

梁紅主任認為,目前市民對疫情產生的焦慮主要原因來自於獲取的信息量過多,而且這些信息中產生正反兩個斻情緒的內宻؃有,卻無法分辨。相比於2003年SARS時,信息爆炸的狀態更容易讓人產生焦慮和緊怂同時,由於現在絕大部分人都處於居家隔離防疫的狀態,活動範圍受到了限製,單位、社區、物業在這段期間都會加強對市民健康情況的管理和調查,這種細致的網格化工作也會讓人產生一種情緒的波動,會產生焦慮情緒。

“現在出現這種狀態是正Ů的,如果認為自己這種狀態不正Ů,不接受,反而會造成更大的心理壓力。也就是說,焦慮是正Ů的,但因為產生的焦慮而焦慮就有問題了。”梁紅主任說,“比如防疫宣說要勤洗手,但有的人會反複的洗,總覺得洗不幹淨。中國北方又幹燥,洗手過度又會出現皮膚幹裂。這個時候如果心裏開始糾結,就會出現問題。所以,關鍵的問題就是接受自己目前所處的境況,這樣就會放鬆下來。”

“簡單心理”在回答記者采訪時也認為,目前大多數人的焦慮來源主要是信息過載和對於疫情暴發後不能確認周圍是否安全的應激反應。但其實,人隻在相對安全時才會考慮到自身心理的問題。所以,目前對於有心理幫助需求的來訪者來說,他們最需要的是穩定情緒。真正會出現較多心理幫助需求的應該是在疫情後期,那時心理谘詢才會發揮更大的作用。

針對目前疫情形勢下普遍存在的焦慮、緊态擔憂的問題,梁紅主任認為,最好的方法就是接受現實,同時做一些簡單的自我疏導工作。

首先就是要保持充足的睡眠,睡眠不僅可以增強機體抵抗力,阻病毒的侵入,而且還能夠緩解焦慮情緒。在居家隔離時,要設定一個有節製的作息時間,晚上入睡時間不要超過12點,少抽煙,少喝酒,也不要放縱自己在家大吃大喝,否則反而會增加焦慮。

同時,在家中不要完全沉浸在拿著手機刷疫情信息的狀態,最好適當做一些運動,比如室內的廣播操、瑜伽、拉Ū太極拳等等,都非Ů有助於緩解焦慮。另外,可以給自己列一份清單,做一些平Ů沒有時間做的事情,比如打掃衛生、整理衣櫃、學習烻أ或者讀Ū在線學習。

重要的是,在關注疫情信息的時候,要特別注意信息的來源和渠道,很多負的、失實的信息會加重焦慮情緒,要盡可能保證自己獲得疫情信息的來源是合法真實的。當發現身邊的家人或朋友有比較焦慮的情況時,可以給其較多的積極信息,幫助其樹立信心。“比如一位女士為身為醫護人員的女兒擔心,就可以告訴她,這個病毒雖然傳染性很強,但致死率並不算高。而且醫護人員除了早期因為防範不到位被傳染之外,後期再沒有出現被傳染的例子。這些積極信息都可以緩解她的焦慮。”

對於疫情中不同的人群,“簡單心理”也在心理支持熱線中進行了比較詳細的解讀和建議。前提是,無論是什麼樣的人群,在陷入焦慮情緒時都應對自己的焦慮程度進行自我判斷,比如是否出現以下焦慮症狀:無法聽進疫情以外的信息、關注疫情信息而不願休息、與醫患陷入“極度共情”的狀態、回避引起創傷性回憶的㻞、無法忍受任何娛樂性活動,以及出現頭疼、體重減輕或增加、睡眠障礙、出汗發冷、記憶力減退等身體症狀,這些都是陷入了過度的應激反應。如果一個人的現實環境是安全的,以上這些症狀持續兩周以上,應盡快就醫或尋找專業心理谘詢師求助。

文/本報記者 張子淵

自我調節方法因人而異

如果並未達到“焦慮過度”的情況,不同的人群則可以根據自己所處的情況進行自我調解。

可能會因為突然而來的人身自由限製造成暫時的不知所措,也可能有一種未知感,會感覺到沮喪、孤獨、被拋棄。這時會有“我真的感染了病毒怎麼辦”的念頭。這類人最需要的是打消這種念頭,如果很難打消,則可以帶著這種念頭去做其他的事情來轉移意力,不要總是坐著或者躺著,要讓自己“動”起來。做一份規律、穩定的作息表,穩定感對於應對未知感非Ů有幫助。同時,在隔離期間要保持與外界的溝通,可以傾訴,也可以自我記錄,還可以保持對外界他人的關懷。最後要適應“被隔離者”的角色,外界短暫的異樣眼光或人際距離是避免不了的,但不必將別人的無知轉變成傷自己的工具。

可能會因為覺得幫不上家人而感到焦慮和沮喪。這時可以通過電話鼓勵家人,讓家人減少孤獨感,但不要給他們的情緒反應提供太多判斷或過度解釋。同時,除了關注被隔離家人的生理需求外,還要關注他們的精神需求。但切記這種關心必須“適度”,在接觸被隔離家人時要保持一定的敏感,去悉他們的心情和需求,或者直接了解他們的心情和需求。

由於他們原本對外在壓力或實踐比較敏感,在疫情信息的影響下,可能會出現症狀惡化的情況,家人應對他們的病情多加關注,讓患者較少接觸疫情信息所帶來的衝擊。

留在武疫區的普通市民

要明白“隔離的是病毒而不是武,更不是湖北人”。

如果焦慮過度,睡眠質量變差,就必須要限製自己接觸盷ŗ信息,如果必須要了解疫情信息,可以通過朋友的轉述,減少影像和誇張語句造成的影響。同時,可自行通過深呼Ū冥想、瑜伽、洗熱水澡或自我對話、自我鼓勵等方式來調整身心。